与父母谈论新冠疫情有感:正常的社会需要有不同的声音

今日晚餐,与父母谈起当局与执政党。他们可能是平时各种公众号看多了,或者收到长期宣传的影响,认为国外都是邪恶的,风景这边独好。期间谈到武汉肺炎,母亲说现在都说武汉肺炎是美国在军运会的时候传来的。对于这种无稽之谈,我一开始是不想理会的。但吃完饭她又拿出手机找到某篇文章,里面说到几个点证明是美国传来的,又说美国运动员住的地方离华南海鲜市场很近等等,但用脑子就可以想到:

  1. 如果肺炎是从美国运动员传来的,那最先爆出病情的应该是美国运动员;
  2. 至于离华南海鲜市场的距离近,我想再近也近不过军运村的其他美国运动员,或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如果说美国运动员都被传染的消息是被美国封锁了,那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也应该被感染,那么多国家的媒体都被封锁了?

晚餐期间父亲还说抗日主力是共产党,这个就更无力吐槽了。共产党没有装备、没有人员,如何能抵抗住人数庞大、装备精良的日军?这也是常识性问题。

我不认为凡是美国的就好,凡是当局的就差。但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有不同的声音,即使这个声音是错误的、偏激的;灯不拨不亮,理不辩不明。现在的社会氛围呢?凡是中国的就是好,凡是西方的就是坏。你要敢说西方的好、西方的优势,或者你说现在国内的问题,那「不爱国」的帽子立马给你扣上。不得不说,现在中宣部的水平已经大幅提高了,就拿此次疫情来说,主要分几个步骤:

  1. 初期:掩盖训诫。不会人传人,没有发现明显的人传人,可防可控,抓几个造谣的。
  2. 中期:悲壮英雄主义。壮士断腕,武汉加油。
  3. 中后期:中国优越。集中力量办大事,飞速建设火神山、雷神山,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4. 后期:国外要完。欧美自私愚蠢;新加坡日本要完;伊朗医疗水平低下。

从中期开始,已经没有人追问疫情的起源与发展了,悲剧变赞歌。但果真如此的话?那「外国」怎么还坚挺?「外国人」怎么还没灭亡?前几天我甚至想到,如果现在当局发动一场战争,国内的大部分人应该都会欢欣鼓舞备感振奋。鉴于现在的国力,一年内应该是像当年德意志第三帝国一样节节胜利征服大量土地,但希望不会重演第三帝国的结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