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蔽、限流,进而精神分裂

今天中国新闻周刊发了一篇北京疫情流调的稿子,把我的眼眶看湿了。转到朋友圈,下午的时候有一条回复说不能转发不能分享了,我才知道这篇稿子被限流了。

于是我把这个图片转到某小群,群里有人回可以通过电脑打开再复制网址。我觉得很好笑。如果微信再加上一个限制,不能发送到电脑呢?会不会有人会说可以抓包,或者可以网上把这篇稿子搜出来再复制网址发送。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有办法能把这篇稿子分享出来,而在于有关部门或有关平台可以随心所欲的限制流量。问题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

这种情况近几年越来越常见了,以往有分享后只有自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这算是在暗处使坏。现在越来越肆无忌惮,明着告诉你这个不能分享了,你能拿我怎么办吧!敏感的东西越来越多,被屏蔽、限流的内容越来越多。有些内容我甚至都无法想到为何敏感了,只能叹息自己愚昧。

在这种尺度下,也会导致中文互联网的精神分裂症。还是这件事,下午有媒体报道《“寻找岳跃仝”!央视联合公安部发起公益行动 》,晚上在微博却“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话题页未予显示”。

按此发展,只能攒钱跑路了。

《屏蔽、限流,进而精神分裂》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