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圆圈正义》:鹦鹉越狱未遂,绝食而亡

毫无意外,罗翔老师已经被打成了公知,甚至可能被打上西方资本主义走狗的标签。在当前的环境下,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被冠上各种帽子,就像那荒谬的十年一样。而在十年前,这是不可想象的。当时,大家都觉得未来可期,社会总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而这几年的环境变化,充分证明了「道路是曲折的」,而前途是不是光明的,则还是未知。无论如何,都要抱有美好的期待。

罗翔的《圆圈正义》,前半部分是一些刑法的案例与思考,后半部分则是对人生的教导。而就算是探讨法律,也有着充分的人文关怀,这是非常难得的。罗翔老师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而对于盲目的人、愚蠢的人来说,这本书则会成为他们攻击罗翔的利剑。幸运的是,后者往往不读书,所以他们最近才在微博上对罗老师进行批斗,否则罗老师就会提前一年「完蛋」了。

以下为摘录。

  1. 对别国经验的介绍并不是崇洋媚外,一个伟大的民族从来都应以开放的心态去汲取一切人类的智慧成就。儒家的大同梦想从来都有兼济天下的胸怀,而非在个别地域、个别族群制造地方性知识。法治是人类政治智慧的一大标志,也是走向政治文明的必由之路。
  2. 司法实践中有些司法机关习惯性地认为,民众必须接受法律所推行的价值观,而忘记了法律的价值观本身来源于民众朴素的道德期待。
  3. 自由比安全更可贵。
  4. 事实上有公正的法律和不公正法律,我坚决主张服从公正的法律,这不仅是法律责任,也是道德责任;相反,每个人都有道德责任,拒绝服从不公正的法律。
  5. 有人说,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对,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错,所以我们没有资格对他人说三道四。这种“相对主义”的观点是错误的。相对主义告诉人们没有绝对的对错,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这个世界一切的败坏,根源都是相对主义。相对主义让人完全失去了批判罪恶的能力。如果没有绝对对错,那么吃人也就只是一种口味问题,杀人也不过是一种娱乐方式。
  6. “二战”结束后,著名作家萧乾在采访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时,很不理解为什么法庭居然允许律师为那些恶贯满盈的战犯进行辩护,直到自己被打成“右派”,他才恍然大悟。
  7. 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暴政最初都是利用民众对外族的仇恨,如当初希特勒上台时鼓动德国人对法国的仇恨。
  8. 一些“法家”不仅顶着法治的“大帽子”,还扯来了功利主义和自由竞争两面大旗。一方面,言必称最大多数的最大利益,不顾少数群体的利益。另一方面,则以自由竞争来规避对弱者本应承担的道义责任。
  9. 如果言论等表达方式不自由,也就不可能存在思想自由。
  10. 之所以说法西斯对浪漫主义有所借鉴是因为它们持有一个共同的概念,那就是一个人或一群人的无法预测的意志以无法组织、无法预知、无法理性化的方式前进。“领袖明天将发表什么言论,精神如何推定我们,我们去往何方,我们将做什么,一切都无法预言。”
  11. 历史一再告诉我们,当社会道德约束一旦松弛,每个人都成为一种自由的离子状态,社会秩序将大乱,人们也就会甘心献上自己的一切自由,接受权力专断所带来的秩序与安全,自由会彻底地走向它的反面。

本书中还有很多很多值得思考的句子。我贴出来的,更偏向于的是对体制和制度的反思。罗翔不能明说,因为明说则无法出版。所以需要读者自己将书与现实联系起来。当我在书中看到他的鹦鹉越狱未遂,绝食而亡的时候,我就会想着渴望自由应该是一种本能,比如婴儿会爬之后,你将他关在围栏里面,他会闹着要出来。再比如说现在的社会思潮,是不是就是功利主义和自由竞争?领袖的言论,是可预测的吗?我们现在的「安全」,是不是由权利专断带来的?

本书以「当青春年少成为“中年油腻”,愿你依然能够从容面对那时青春少年的清澈目光」作为结尾,恰当至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