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冠疫情中遇到的一点小事

前天晚上来了四个身穿防护服的疾控中心的人,救护车和警车都在楼下。我也算是本次疫情的亲历者了。本人怎么这么大的能量,在大学时候网上发表言论惊动了警察,本次肺炎又惊动了。

周二早上去罗湖火车站接父亲到我家过年,父亲是前一天从湖北某县农村,坐火车到武昌火车站,然后在武昌换车,直达深圳。我开车到火车站[……]

继续阅读

读《在细雨中呼喊》:可笑可悲亦真亦假

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喜欢读韩寒的小说。最有意思的一本,我认为是《像少年啦飞驰》。主人公的一系列无厘头生活,让人笑得肚子痛。

最近看了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觉得当年韩寒的《像少年啦飞驰》,可能是在模仿余华这本书。印象中,韩寒的那本,在书的结尾才让人感到悲凉;余华的这本,则全书都贯穿着可笑可悲的[……]

继续阅读

我的2019年:痛与快乐并存

总是想写点东西,但由于常年未写,已经逐渐丧失了这种能力。最近看了《在细雨中呼喊》,羡慕作家能写出如此打动人的文字,而我这种人,甚至连将事情说清楚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了。

已经忘记了去年年底时,给今年定的几个目标。但很明显的,两个主要的目标已经是未完成的状态了:戒烟、减肥。吃了一年的戒烟糖,还是会交[……]

继续阅读

飘飘然的生活离我远去,一去不复返

一直以来,我自认为是个孤独的人并且享受孤独,但现在偶尔也会感到无人诉说的痛楚。

在妻子面前,我总是一副无所不能的面貌。包括工作,一直以来,我的表现都很「OK」。但内心却有深深的苦闷。其实我也不知道妻子对我工作的看法,因为每当她提到我工作中的事情时,我都很不耐烦甚至很生气的拒绝回答,并让她不要再[……]

继续阅读

非对称加密的基本原理

非对称加密算法需要两个密钥:公开密钥(publickey,简称公钥)和私有密钥(privatekey,简称私钥)。公钥与私钥是一对,如果用公钥对数据进行加密,只有用对应的私钥才能解密。因为加密和解密使用的是两个不同的密钥,所以这种算法叫作非对称加密算法。

非对称加密算法实现机密信息交换的基本过[……]

继续阅读

我的2016年:工作平淡,生活精彩

这几天鹏城的气温一路下降,穿着薄羽绒服也不敢轻易出门了。2015年没有写年终总结,2016年还是写一下吧,作为一种仪式。对于我这个阶段的普通人来说,在旁人看来,能拿出来说的成就,也就不外乎升职加薪这两样。今年是毫无成就的一年,既没有升职,也没有加薪。

我感到很惭愧,没有脸去丈母娘家吃年夜饭。还[……]

继续阅读

回顾一场失败的科目二考试

昨天去江西考科目二,走到半路才发现身份证没带,之前教练说过要带身份证,上车前也提醒了,我处于自信就没有在出发前检查,结果真的没带。最后浪费 Amy 的时间帮我从深圳人肉把身份证送到江西,真的很抱歉。

练车人太多,昨天晚上六点多才在考场练车,已经没有真实考试的语音提示系统了。天很快就黑了,场地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