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娃后的烦恼:我的父亲母亲,让人无语无奈

我的母亲是个小学都没念完的农村妇女。她于1967年出生于湖北省中部小县的一个农村家庭,家里姊妹六个,上面四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那个时候外婆家里太穷,所以基本都没读什么书,也算是时代的悲剧吧。从没听母亲说过她小时候的故事,我对外婆家也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了,只记得外婆家门口有一个池塘。在20世纪90年代,湖北的冬天不像现在这样温暖,在某一年的冬天,我和几个表兄弟在那个池塘上面滑过冰。

也没听说过我母亲是怎么和我父亲结婚的。似乎是自由恋爱,我父亲家里并不同意。所以刚结婚的时候,只有一件瓦房,客厅、饭厅和卧室都是那件瓦房。在瓦房的旁边,斜搭着一间厨房。一大一小两间房子,就是全部。当年家里还有一条狗,每次我放学回家的时候,它都在路口等我。不记得是几岁的时候,再也没见到它,应该是被偷狗的毒害了吧。那时候家里异常贫困,但我并没有什么痛苦的记忆。相反,那几年可能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了。就像童谣里面唱的:童年是最好的礼物。

在我六七岁的时候,父母攒了一些钱了,又借了一些,总共两万四千元,到旁边村里买了一套楼房,上下各三间房,后面还有一个院子,院子里面有厨房和放杂物的房子。因为买房子清空了积蓄还借了钱,所以家里还是很穷,一年都吃不上几回肉。有一年过年的前一天,我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十公里外的镇上买猪肉,我坐在自行车前杠上想着一年到头终于能吃到肉,开心极了,丝毫不觉得寒冷。只可惜到了镇上没有卖猪肉的,别人都回家过年去了。

我父亲读了高中,但没考上大学,家里又没条件供他复读,所以只能回家种地。可能是比其他人有文化的缘故,我们家亩产量比其他家都高。父母的辛勤劳作,家里的条件也日趋改善,是生产队第一家买彩电的。只是搬到楼房之后,父母的争吵却越来越多,甚至到大打出手的地步。尽管如此,母亲居然还怀孕了。这事儿他们是瞒着我的,只是村里有其他小孩神秘兮兮的跟我说我要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但最终我没有弟弟或者妹妹,因为计划生育,我母亲被拖去强制流产了。她哭着说,胎儿都已经有人样了。我父亲也因为这事,被村里抓去折磨了一番。这件事应该发生在2000年左右。如果当初这个孩子出生了,我们家又会是怎样的轨迹?

这种生活持续了几年,他们终于还是离婚了。我母亲要了我,家里的部分存款给了我父亲,房子也分给了我。在农村,离婚的女人,如果没有再嫁,靠自己一个人是很难生存的,何况还带着一个孩子。所以离婚没过多久,母亲让我去我奶奶家找我父亲回来。我不想去,因为我很害怕他们吵架。在母亲的劝说下,我最终还是去了,父亲也回来了。但他们并没有复婚,只是搭伙过日子。如果不是这样,我的人生应该是另一番光景了。因为家里总是吵架,我在县城读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周末总不愿意回家,回家了也赶紧在周日中午就回学校去。

我母亲对我的爱也渐渐让我感到厌烦。她总是啰啰嗦嗦,一件事反复说好几遍。我记得有一次开学送我去宿舍,在宿舍里说一件什么事情,我就说知道了。然后下楼梯,下到一半又回来说这个事,反反复复上上下下几次,最后到了楼下,我在窗户上看着她,她又喊着说这个事,一步三回头的。一方面我觉得我的同学们会笑话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脆弱的自尊心吧。我的高中是县城最好的高中,每年都能考上几个清华北大。能上到我的高中的,可以说一半以上都是县城的孩子,当时称之为「吃商品粮的」。像我这种农村的孩子相对较少。每当我父母来学校时候,我总是想让他们尽快离开。因为我觉得自己家里穷,会被别人看不起。回想起来,我真是特别对不起我的父母,以后再写我的忏悔吧。

他们凑合在过日子,吵架依然继续。农村里挣不到什么钱,最好的光景,一年也就只能挣两万块钱。到我上大学的时候,家里已经几乎被耗尽了。所以为了供我读书,我母亲就出去打工,插秧与收稻谷这种农忙的时候才回来一段时间,平时父亲一个人在家里务农。我猜测,母亲出去打工,除了挣钱供我读书之外,也有想离开家庭的意味。她先是在武汉打工,后面又去上海。舍不得坐高铁,回家过年经常是坐十几个小时的大巴。我工作之后,经常劝她回家,少种几亩田够自己吃就行,不要在外面漂泊了。但她不听这些,总是说多挣一些钱,以后能帮我一点。后面我买房子,也基本是靠了父母的支持才付得出首付。

我从初中开始就很少在家住,初中高中都只是周末在家住两天,大学之后半年才回一次家甚至有时候我都不回去。毕业之后到深圳工作,也就是过年回一次。我不愿意在家中,因为家中总是吵架。不是热战,就是冷战。从小我就受够了父母的争吵。再后面,我的经济条件有所改善,一个月也能挣几万块钱了,但母亲还是不回家。可能她也厌倦了那个家庭。过年也没几天时间,父母都能吵起来,所以我也不愿意回家。我好想回到童年,回到在那个山坡上的两间小房子的时光。

去年家里添了小宝贝,不得已只能让我母亲来帮忙带一下。怀孕之后,我母亲就来过个把月,和我们吵了一架之后走了。到快生了,没办法我又厚着脸皮请她来。生小孩的那几天又和她吵架,她就收拾东西要走人。最后被丈母娘拦着没走成。老婆坐月子,我们是去的月子中心,因为我知道如果在家中,那肯定矛盾重重,最后对各方面都没好处,所以宁愿多花点钱去月子中心,远离这些烦恼。尽管在月子中心,还是闹出了一些事情。坐月子期间,我们找人来将家里的阳台封了,这样家里的灰尘和隔音会好一些。我上班,老婆和丈母娘都在月子中心,母亲和来做阳台的工人又吵了一架。可见她和谁都能吵起来,只要别人没按她的想法做,那就肯定会吵上一架。

后面做完了月子,回到家里。一直拖延的矛盾再次爆发,母亲又跟我们吵了一架,最终回老家了。因为老婆的哥哥小孩只有两三岁,所以丈母娘不能长期在我们家帮我们带小孩。最终,我们只能花钱请了个保姆,我老婆在家休产假和保姆一起带小孩。到快过年的时候,保姆突然又不做了。最终在过年前几天结清了工资走了。我就请我父亲过来过年,顺便帮忙带带小孩。我父亲有我父亲的问题,他心眼非常小。他受不了城里面狭小的空间,在我们家也住不习惯,在吃饭的问题上也和我们差异很大,所以种种原因夹杂在一起,还没过完年就吵了一架。如果不是疫情让他没办法坐火车,估计吵完架就走了。虽然他当时没能走成,但也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也不带小孩,或者帮家里做一些事情了。后面我又请我母亲来,等火车解封了,我父亲立马就回老家了。

我自己其实也是个控制欲较强的人。但经过之前的折腾,我也明白没办法改变老人,所以这次她做什么,我都不再管。她用她的方式去做,我们用我们的方式去做。只要她的方式不会对儿子和对家庭造成重大恶劣影响,我都不再评论。但我母亲依然不依不挠,在冲奶粉,换尿布,甚至是吃饭时间这种事情上不停的指手划脚,让我烦不胜烦。再后面我老婆产假休完去上班了,我也不能一直在家中,她就又找了个机会把我爸爸叫来和她一起带小孩。头几天还相安无事,但没过多久,隐藏的本性又暴露出来,和我爸又吵架了,当然了,我爸又说要回去了。

母亲总是做一些没用的事情。家里两个人要上班,找她来带小孩。带小孩是非常辛苦的工作,所以我的想法是能不做的事就不做,能简化就简化。我们请她来,只需要她把小孩照看好就行了。但她每天都六点多起床做早餐,一般就是煮个稀饭,煮几个鸡蛋,然后再煎个饼或者出去买包子回来。我说了很多次不要那么早起来做饭,一方面是担心她休息不好,身体撑不住,希望她能多休息;另一方面,我们不太爱吃她做的早饭,每天都稀饭。而且我们家附近没什么早餐店,得去隔壁小区去买,一来一回20分钟就过去了。如果我们要吃包子或者外面的早餐,完全可以到公司附近再去买,种类又多,又不需要她花时间和体力去买。她从没听进去过,依然每天早上起来做,我们拒绝吃她还会发怒。今天周日,我和我老婆都在家,晚上七点多就带儿子进卧室洗澡睡觉了。十一点半我出来看,发现她还在小卫生间,过去一看,在洗我老婆的杯子。我说杯子不需要你洗,我们的东西有需要的话自己会洗。然后说她早点休息,晚上不要弄这么晚,早上又起那么早,白天带小孩坚持不住。她依然不听,说不影响白天。怎么可能不影响呢?她自己白天累的时候骂我和我儿子的情景我历历在目。况且,总是这样做这些不必要的事情,就算能坚持一段时间,来日方长,哪天身体垮了怎么办?但这些她从来不考虑。

再比如说,她衣服要手洗,在我看来也是完全没必要的事情。家里有洗衣机和烘干机,用机器洗完烘干,总共估计花费五分钟。手洗,再加上晾衣服,起码半小时,更不说有时候她把衣服拿到楼顶去晾了。而且她本身做事就非常慢,比如今天中午做饭,也就炒两三个菜,如果是我做,最多一个小时就搞定了,她在厨房能待三个小时,吃完饭洗完又能洗一个小时。晚上洗澡又能洗一个小时。

再比如她网购,总是买一些便宜货,再用货到付款的方式。我看她大部分货到付款的都没有签收,直接退回了。今天又有货到付款的,她当时在厨房,听到按门铃了就骂骂咧咧的嫌弃快递员来的不是时候。送快递的怎么会知道你当时在做什么呢?而且她让快递员等在门口,自己拿货进房间先看看怎么样,再去找快递员付款。快递员的时间多宝贵啊!她也不介意浪费别人的时间。如果买一些贵一些质量好一些的衣服,退货率下降了,节省了自己的时间,也免得快递员白跑一趟。现在网购基本都是七天无理由退货的,完全可以送到后不合适再退货,也不需要快递员在门口久等了。按她的方式,我估计快递员以后都不愿意来我们家了。

以前觉得有这样一对父母是我倒霉,但跟部分人聊过之后,发现他们家里也有很多问题。有些比我家的情况更为恶劣。这样想着,也就有一些宽慰。但每天都要在这种环境中生活,特别是在现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还是让我非常抑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