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谷爱凌

今年冬奥会是我第一次看冬奥会,觉得最有趣的是单板滑雪。在此之前,我对冰雪运动的了解仅限于觉得冰球很搞笑。冬奥开始后,突然发现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谷爱凌报道,才知道有这么个人。后面了解了下,发现她原本是美国人,今年冬奥会才代表中国上场。

各路媒体对谷爱凌的报道出奇的一致:天才、美丽,甚至有种国之骄傲的感觉。但我对她爱不起来,也并不崇拜。毫无疑问,她的专业技术世界顶尖;但我不喜欢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的专业技术不好,而是我觉得这样不符合道德和法制。

我并不反对运动员归化,从中国归化出去,或者从国外归化进来,都是运动员的自由。但谷爱凌真的是归化球员吗?从法律上讲,中国国籍法并不承认双重国籍(国籍法第八条:申请加入中国国籍获得批准的,即取得中国国籍;被批准加入中国国籍的,不得再保留外国国籍)。而奥运会规则要求国家代表团的成员必须是当事国的国民,绿卡不行。所以谷爱凌要代表中国参赛,必须入籍;而要入籍,则必须放弃美国国籍。显然谷爱凌并没有放弃美国国籍,至少目前没有。为了金牌进行违法操作,还大肆宣传,法制的颜面何在?

另一方面,将此类事件进行大肆宣传,显然是有组织的。而组织此类报道,意味着当局非常支持。那么为了金牌,是否可以直接每年几百亿采购金牌?建设公共运动设施,完善青少年体育教育,这种事儿太累了,成效漫长,并且也很花钱。不如直接买运动员多简单!

最后,从私德来讲,我也不支持谷爱凌。美国媒体说的很明白,你享受美国的福利,在美国的场地训练,用美国的教练训练,学成之后代表中国拿奖牌,是不是白眼狼?如果是中国运动员这么干,早被喷得体无完肤,例如归化日本的乒乓球运动员等等。另一方面,这种品德的人拿了大把的代言,也会挤掉“本土”运动员的代言空间。

现在中国人都过于现实,推崇的也是世俗意义的成功。这让我又想到了《乡土中国》一书中说中国社会的规则缺乏一个绝对的“上帝”,也就是缺乏一种绝对的道德标准。因为道德标准的缺失,所以谷爱凌这种人会被大肆赞美,“笑贫不笑娼”是主流的社会风气。

但我还是有点理想主义的,所以我不会喜欢这样的人,尽管他们也不需要我的喜欢。

《我不喜欢谷爱凌》有6个想法

  1. 我对这个人没有什么感受,这人是上层社会的人,是精英,跟我这样的底层人民不在同一个维度。
    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
    不过换回中国国籍可以算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对很多人心会有影响,对国家有利,那我觉得就算是好事。
    至于要站在美国的角度谈道德,大可不必,毕竟美帝是吸血全球人才的NO1,他没有资格来说这话。

  2. 国人最会的最喜闻乐见的就是「造神」,最可怕的「神」就是跟爱国主义扯上关系。当「神」被造出来之后,国人便开始期待如何将这个「神」从神坛上拽下来,然后建立一个新的「神」,乐此不疲。

  3. 说得好。
    不明白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主流媒体就会捧一个人出来,比如丁真和华为公主。爱国营销真的很膈应人,特别是强调外国人爱中国来获取民族认同感,这是刻在骨子里的自卑。

  4. 很明显,这应该是一个团队的一整套运作方案,只不过这次韭菜们真的被带了节奏,傻乎乎的亢奋起来了,好像赵老太爷的富有和荣耀就是阿Q的^_^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