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事件是清理好友的好机会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于周四(4月2日)晚间发布公告称,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间存在伪造交易行为,涉及销售额约22亿元。公司董事会已成立特别委员会,负责对2019年财年财报审计期间的问题展开调查。消息一出,瑞幸咖啡股价盘前暴跌超过80%,触发多次熔断。

消息一出,朋友圈[……]

继续阅读

与父母谈论新冠疫情有感:正常的社会需要有不同的声音

今日晚餐,与父母谈起当局与执政党。他们可能是平时各种公众号看多了,或者收到长期宣传的影响,认为国外都是邪恶的,风景这边独好。期间谈到武汉肺炎,母亲说现在都说武汉肺炎是美国在军运会的时候传来的。对于这种无稽之谈,我一开始是不想理会的。但吃完饭她又拿出手机找到某篇文章,里面说到几个点证明是美国传来的,又[……]

继续阅读

从疫情中的脑瘫少年想到我的农村老家

昨晚看到三联生活周刊公众号发布的《父亲被隔离6天后,17岁脑瘫少年的死亡》文章,心中的痛楚久久不能平息。今日重看此文,泪水还是在眼眶中打转。两个孩子从出生起,一个脑瘫,一个自闭症,是悲剧;孩子的母亲,受不了小儿子再次“不正常”而自杀,又是悲剧;孩子的父亲养育两个娃,被隔离导致丧子,还是悲剧。现实的苦[……]

继续阅读

新冠病毒疫情中的一些迷惑行为

武汉肺炎正式开始「爆发」已经一周有余,期间有一些让我感到迷惑的行为,在此记录。

一、只见市长,不见书记,省长不知生产能力

在我国的行政系统中,或者诸多新闻报道中,一般都是书记作为一把手。此次武汉肺炎,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武汉市长和湖北省长;被嘲讽、批判的,也是武汉市长和湖北省长。党的领导[……]

继续阅读

我在新冠疫情中遇到的一点小事

前天晚上来了四个身穿防护服的疾控中心的人,救护车和警车都在楼下。我也算是本次疫情的亲历者了。本人怎么这么大的能量,在大学时候网上发表言论惊动了警察,本次肺炎又惊动了。

周二早上去罗湖火车站接父亲到我家过年,父亲是前一天从湖北某县农村,坐火车到武昌火车站,然后在武昌换车,直达深圳。我开车到火车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