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冠疫情中遇到的一点小事

前天晚上来了四个身穿防护服的疾控中心的人,救护车和警车都在楼下。我也算是本次疫情的亲历者了。本人怎么这么大的能量,在大学时候网上发表言论惊动了警察,本次肺炎又惊动了。

周二早上去罗湖火车站接父亲到我家过年,父亲是前一天从湖北某县农村,坐火车到武昌火车站,然后在武昌换车,直达深圳。我开车到火车站,停好车的时候就戴上了N95口罩。接到父亲时,他也带着口罩。询问是否一路都带着口罩,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取到车之后就把口罩脱了,两人开车回家。中午有些头疼,睡了一觉,起来量了体温,我36.5度,父亲37.5度,但父亲说身体无不适症状。随后我在深圳本地某扯淡群发消息说了这个事,晚上就有接到疾控的相关人员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我表示没有症状。又过了两小时,楼下来了一辆救护车和一辆警车。先是来了四个身穿白色防化服「全副武装」的疾控人员,我当面量体温,均为36.x度,不发烧。对方表示领导瞎指挥后拍照后走了。接着两个警察上门,询问情况,如实告知。此事在小区群众还引发了一阵恐慌。

关于这件小事,我有两点感想:

一、在2019年12月份的时候,有新闻爆出武汉红头文件,公众得以知晓疫情。当局抓了人后,网上舆论全部消失,不造谣不传谣。到今天2019年1月23日,武汉「封城」,不知道谁是谣言?不知道哪些人被打脸了?哪些人又为此付出了生命和健康?

二、我在群中发言,群里有一位警察,是通过什么流程查到我的手机号、住址等个人信息的?并且能发动疾控中心、街道派出所等直接上门的意图「抓人」的?当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左右了。大学时候在网上发泄情绪惊动了警察,那还是十年前。更多的想法,就不在网上谈论了。「互联网绝非法外之地」,记住这一点。

事发当晚,我退了相关的微信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