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循环

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想起我儿子前几天指着照片里面的人问:这是谁呀?他指的人是我父亲。父亲上一次来我家是去年冬天,在春节前回老家了。因为他在我这里待的总时间不多,总是很快就走了,所以这么快我儿子就不记得了他是谁了。

父亲的离开,总是静悄悄的。有时候是大吵一架后默默地走了;有时候是约定好了时间后到点独自离开。上次走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的火车票,我中午回去想送送他,等我快到家问他他说已经到火车站了。我总是会想,他走的时候应该也会觉得落寞、孤单吧。母亲的离开则总是充满感情的,会表达出对我和我儿子的不舍,好像没有她我们就会吃苦一样。每当这时我都会心软一下,但又立刻认定不走不行,因为她虽然看上去心好,其实她在这里我才最痛苦。

我幼年时,住在一个小山坡上,爷爷奶奶家在对面的另一个山坡上。两家距离不过几百米,但我却很少去爷爷奶奶家。母亲似乎和奶奶有很大仇,除了过年,平时几乎不会过去,至少我印象中没有在平时的时候去过,所以我和爷爷奶奶之间也没有什么亲情可言。那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大仇恨,现在也不是很明白。似乎母亲和奶奶之间的矛盾,和我们和母亲之间的矛盾,不是同一种。但结果却是一样的。

有时候我会因为我的家庭感到愤懑。父亲不来帮我带小孩,太不负责任;母亲怎么就不能通情达理,控制欲为何这么强?但换个角度想,父母也不是一定要帮子女带小孩,所以就释然了,最多还有一些不甘。

父亲平时也不去奶奶家。在奶奶去世的那天,他给我发了个短信,说:“爸爸没有妈妈了”。我回复“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似乎过于冷血了。昨天我儿子还问:“奶奶怎么还不回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看来他也会面临我小时候的困境与困惑,这也许就是一种循环吧。

《一种循环》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