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听《多爱》

我的音乐口味很大部分还停留在学生时代。下班驱车回家,在 Youtube Music 上搜了下“王蓉”,翻看了下专辑列表,发现当年最喜欢的那张《多爱》。听到专辑同名曲时,一种当年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是那段并不存在任何实际意义的初恋将要结束时或已经结束时的苦闷感。这张专辑在当年应该是陪我度过了多个高中时[……]

继续阅读

一种循环

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想起我儿子前几天指着照片里面的人问:这是谁呀?他指的人是我父亲。父亲上一次来我家是去年冬天,在春节前回老家了。因为他在我这里待的总时间不多,总是很快就走了,所以这么快我儿子就不记得了他是谁了。

父亲的离开,总是静悄悄的。有时候是大吵一架后默默地走了;有时候是约定好了时间后到[……]

继续阅读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唐山打人案曝光后,大家都很愤怒。有个叫袁成杰的主持人在微博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

没想到第二句话就引来暴民的围攻,称这几个女孩子在正常营业的烧烤店吃烧烤,还要怎么注意安全?我相信这位袁成杰在发布这条微博的时候完全是出于好心。难道,这些网友的家人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叮嘱他们在外注意安全,也有错了[……]

继续阅读

庄周梦蝶,黄粱一梦

最近睡觉总是做梦,有些醒了还记得梦的内容,甚至想再入梦境。之前在 Twitter 上发过那个奇怪的梦:

今天中午午睡醒了,才发觉原来一直有个女人在我的梦中,只是之前梦醒了就没印象,所以一直不知道。今天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间我又想着要联系她,突然才明白她是不存在的,或者说不是在现实中存在的。以前不记[……]

继续阅读

如何证明视频拍摄的时间?

最近小区附近的工地密集施工,甚至晚上11点后和早上7点前都“duang”个不停。打电话投诉,环保部门又说来现场没发现超时施工。如果只是通过手机里面拍摄的视频,那可能对方不会采纳这一证据,因为无法证明视频时间没被修改。所以如何通过拍视频证明工地的确在超时施工呢?

首先,要证明视频不可能早于某一时[……]

继续阅读

今夜又失眠,吐槽工作,反思自己

一点半上床,想到工作中的事情,到三点还没睡着。总结下对公司弊病的一些看法吧。

首先,公司作为集团的技术单位,在集团中处于“内包”的地位。在传统行业向科技行业的转型过程中,最了解科技的单位却对业务最没有话语权,充当着服务者的角色。单位的领导也一直按服务好传统业务部门的原则在做事。集团在各种文件、[……]

继续阅读

武力解决应该是最后的选择

本周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居然会有人认为轰炸他国军事设施,并以让他国军队“解除武装”为目的派军队进入他国战斗等行为不能用“入侵”一词,真是匪夷所思。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事件,与日军当年侵华有极大的相似之处。占领朝鲜、策划伪满洲国、再全面进攻中国,对应着吞并克里米亚、承认乌东两分裂势力、“特别军事行动”。有[……]

继续阅读

我不喜欢谷爱凌

今年冬奥会是我第一次看冬奥会,觉得最有趣的是单板滑雪。在此之前,我对冰雪运动的了解仅限于觉得冰球很搞笑。冬奥开始后,突然发现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谷爱凌报道,才知道有这么个人。后面了解了下,发现她原本是美国人,今年冬奥会才代表中国上场。

各路媒体对谷爱凌的报道出奇的一致:天才、美丽,甚至有种国之骄傲[……]

继续阅读

春节独自回老家,老路变宽,老房子破败

初三独自回了趟老家,父亲不知所踪,约了老朋友吃饭。第二天还是想回家看看幼年的那片土地,遂驱车前往。

可能是因为城市逐渐向东发展,再加上东边新开通了一条高速路,所以从市区去老家竟然新修了一条双向 4 车道的新马路,非常宽敞。

回到村子,发现老房子已经破败不堪。年久失修,无人居住,房前的[……]

继续阅读

孤独的父亲

我父母离婚多年,虽然在我上学的时候仍住在一起,但强扭的瓜不甜,经常吵架。前几日我父亲要回老家过年,给他换了个手机,旧手机就留在我这里。没忍住看了下他的照片,里面有几张我小时候的,还有些风景,全部照片也就几十张。

相册里面有 2 张聊天记录的截图:

从这个女人的话中推断,父亲可能表达了[……]

继续阅读